社區團購洗牌,誰在裸泳?

2021-09-06 11:24| 發布者: | 查看: |

補貼風口過后,注定會落下一地雞毛,而社區團購這股風,似乎越來越緊。

8月21日,十薈團創始人、董事長陳郢發布全員內部信,稱十薈團將進行戰略收縮,縮減效率低下的業務區域。

傳導到具體業務單元,十薈團關停了全國21個城市圈的業務,同時重整江蘇、山東多地業務,只保留湖南、湖北、江西等核心地區的業務。

今年以來,在政策高壓、流量見頂、資本趨緊等陰云籠罩下,唱衰社區團購的聲音不絕于耳。

但不可否認的是,社區團購天然的流量基因,依然吸引玩家們前赴后繼。

隨著社區團購老牌玩家陸續撤離,新的商業格局也在成型,有玩家洗牌出局,亦有玩家借勢上位,多多買菜、美團買菜等新晉玩家上岸,興盛優選、十薈團、食享會腹背迎敵。

無論外界對社區團購質疑有多強烈,它的便利性已經悄悄刻在消費者意識里。誰能在這場浪潮中繼續游泳,誰便擁有了最終話語權。

暗流之下,競爭從未中斷過,巨頭們背后搶奪的,不僅僅是生鮮生意,更是下一個億級流量入口。

01 社區團購生變

正值新老玩家交替,社區團購在經歷一場震蕩期。

今年以來,陸續有社區團購玩家開始崩盤。2021年7月7日,同程生活正式宣布破產。

作為老牌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發展3年共經歷8輪融資,在去年7月的最后一輪融資中,估值更是達到10億美元,但仍避免不了“彈盡糧絕”的結局。

同程生活破產,成為多米諾骨牌推倒的第一張,頹敗跡象如潮水般擴散,迅速延申到其它玩家身上。

7月底,完成三輪融資的社區團購老玩家食享會,被媒體報道已經人去樓空,供應商貨款未結,員工工資被拖欠,并且業務停滯、官方小程序也打不開,標示著徹底告別社區團購賽道。

而此次十薈團的大撤離,無疑給社區團購再潑一波冷水。作為背靠阿里的老牌玩家,十薈團市場版圖漸次成型。

公開資料顯示,十薈團已經覆蓋了華北、華東、華中、西南等七個大區,20個省220個城市,2020年GMV超過百億元。即便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十薈團仍抵不住收縮的魔咒。

在老玩家紛紛離場時,以拼多多、美團為代表的新晉選手仍在狂奔中,據悉,2021年巨頭們依然在社區團購燒錢加碼。

美團優選當前虧損率達25%-28%;多多買菜也稱盈利并非當前目標,雙方分別定下2000億和1500億GMV目標;阿里巴巴為了加碼社區團購業務,還專門成立MMC事業群。

相比于老牌玩家們來說,巨頭們一入場,就展現了驚人的擴張能力,在流量以及資本的雙重加持下,聲勢逼人。

如今,美團優選、多多買菜已經入列社區團購第一梯隊。據媒體報道,在春節之后,美團優選的單量已經可以穩定在2300萬/天,日峰值達2700萬,而多多買菜的單量則在2000萬上下。

一方面,在阿里、美團、拼多多等巨頭,開放社區團購一級入口后,巨大的流量補充,讓整個社區團購賽道迅速處于極度“亢奮”狀態;

另一方面,在頭部巨頭的夾擊之下,創業型公司的運營模式被迫打亂,靠傳統運營留存用戶的手法,在巨頭下場后,逐漸失靈。

誠然,社區團購已經進入存量競爭,無論是老玩家興盛優選、十薈團,還是新晉玩家美團優選、多多買菜、橙心優選,從拼創新,拼執行、拼流量,逐步演變成拼運營、拼供應鏈、拼資本,這場風越刮越緊。

02 盈利偽命題?

對于當下的社區團購來說,生鮮商品絕對占大頭,而無論平臺采用前置倉,亦或是中心倉模式,運營過程中所產生的損耗,必然拖累社區團購擴張節奏,這也是整個商業模式中最需解決的一環之一。

從長期來看,社區團購最終仍會落在資源上的比拼,包括供應鏈能力、物流配送體系以及最后一公里的團長資源。

在團長方面,社區團購的降本增效的核心點,仍在于團長機制的建設上,依靠團長與成員之間的有效溝通,活躍在各社交平臺上。

一方面,平臺只需解決好貨源以及倉儲網絡配送等問題,依賴團長即可有效促成交易,打通后端供應鏈;另一方面,解決最后一公里貨物分發難題,由團長自主運營社區,降低運營成本。

不過,也正因為團長在這一整個模式中的特殊性,平臺往往爭奪這部分資源,使得團長成為不可或缺的一環,運營成本也水漲船高,僅退換貨這一點,導致人力成本高漲。

事實上,社區團購業務在探路時,并不好走,盈利問題仍是現階段社區團購的阿喀琉斯之踵。

據美團財報顯示,2021年一季度,美團新業務及其他業務虧損80.44億元,虧損率高達81.6%,其中大部分虧損來自于美團優選。

美團官方也表示,由于正在大力發展社區電商業務,在未來幾個季度可能繼續錄得經營虧損。

而另一邊,據拼多多第一季度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拼多多毛利率下降至49.74%,多多買菜投入約為60億元。

社區團購的品類運營規則,依舊類似于商超,生鮮及食品用來引流,高利潤的日用百貨標品用來賺錢。此前同程生活擁有近3000款不同規格商品,其中70%是生鮮產品。

據相關數據顯示,冷庫的建設和運營成本高企,每100平方米冷庫,每月運營成本約為2000元,而冷鏈車會導致履約成本貴50-100%。

目前,社區團購平臺基本只有自營的中心倉配備了冷庫,干線和支線運輸由于停留時長有限,而全部采取常溫車+保溫箱配送的模式降低成本。

由于冷鏈建設投入資金過大,在擴張初期,在網格倉建設層面,不同平臺采取不一樣的應對方式。

如美團優選采用凍品直達方式,由中心倉直接分揀到線,提升保溫時效;而多多買菜則采取零息分期方式,要求網格倉建設冷庫。

今年8月,據《晚點 LatePost》報道,橙心優選7月底已將總部從成都搬遷至北京、杭州兩地,原成都總部已關閉,其經營目標從虧損增長轉向追求盈利。

零售商論認為,在擴城運營初期,虧損依舊是社區團購的主旋律,而且,加大資源、持續投入建設供應鏈網絡狀態,在未來一段時間里,仍將持續。

盈利是保命符,一朝虧空,滿盤皆輸。但不可否認的是,投入且鏖戰到最后的玩家,也將獲取下一個互聯網流量入口。

03 政策剎車,未來難卜

從去年至今,社區團購賽道因資本涌入,呈現百花爭鳴、百家齊放狀態。據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社區團購賽道,公開披露過的融資事件共19起,金額達171.7億元,同比增長356.3%。

社區團購采用的模式是預售和團購,其人群畫像呈現:客單價較低、復購率高、用戶群體分散、對價格高度敏感。因此,無論是巨頭還是中腰部企業,都選擇在二三線城市開拓市場。

各路玩家以價格戰加速“跑馬圈地”,同時也加大融資擴張效應。

據企查查此前公布的《2021上半年社區團購投融資數據報告》顯示,自2013年到2021年5月,整個社區團購領域的融資額度排名中,興盛優選成功拿下超過308億元的融資排名第一,十薈團則以超80億元的融資排在第二位。

在今年的1-5月,社區團購賽道僅有的8起融資,資本的走向愈發傾向于頭部平臺,而融資的資金,大部分用于市場擴張與運營,補貼大行其道,這導致民生市場被資本干擾。

2020年9月,市場監管總局出臺新規,要求互聯網平臺嚴格遵守“九不得”,其中第一條就是不得“低價傾銷”;2021年3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對五家社區團購平臺的不正當價格行為,作出了行政處罰。

對于頭部玩家,政策也愈加趨緊,5月,市場監管總局對十薈團再次處罰150萬元;6月,美團等平臺再受到整改要求 ,下架“一分錢秒殺”商品,繼續收緊補貼。

政策剎車,對于社區團購玩家壓力不言而喻,行業也進入了新一輪洗牌與調整階段,以往“燒錢換市場”、“補貼開道”的方式失靈。

一方面,在大環境競爭體系下,賽道逐漸以長線發展為主,開始更看重企業正常的商業邏輯;另一方面,去中心化發展將成為商業主流,尤其在民生發展領域。

社區團購加速洗牌,置身其中的新老玩家們,或許應該重新考量商業模式,畢竟,時代的風,已經不再吹向同一個方向了。

 

注:本文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
>
?
QQ在線咨詢
售前咨詢熱線
85917613
售后服務熱線
2537691
返回頂部
俄罗斯性开放老太bbwbbw,97人摸人人澡人人人超碰,曰本女人牲交视频免费,97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