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5億元押金未退,ofo到底去哪了?

2020-08-05 14:25| 發布者: | 查看: |

中國商報/中國商網(記者 祖爽 文/圖)ofo似乎真的“人間蒸發”了。“ofo從這里搬走很久了,快有兩年了。”互聯網金融中心的管理人員對中國商報記者回憶說,這里,曾經是ofo的辦公地點之一。舊辦公地人去樓空,官網、公眾號、App端等所有公開渠道,都已經無法聯系到ofo。而伴隨著ofo一同“失聯”的,還有數千萬用戶尚未退回的押金。ofo究竟去哪兒了?

超15億元押金未退,ofo到底去哪了?

 

超15億元押金未退,ofo到底去哪了?

 

徹底“失聯”的小黃車

過去幾年,ofo也曾多次更換辦公地點。2016年,ofo將總部搬至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的理想國際大廈,并相繼租下辦公樓的10層、11層、15層和20層作為ofo北京總部辦公地點。2018年,ofo又從理想國際大廈搬到了互聯網金融中心。

彼時,中國商報記者曾實地探訪過ofo位于互聯網金融中心五層的辦公地點,時隔兩年,當記者再次來到此地,五層的公司已經變成了狐貍金服和Wework。實際上,早在去年底,就有媒體報道稱ofo已經搬離互聯網金融中心。上述管理人員告訴記者,印象中ofo大概在2018年底或2019年初就搬走了,若按此計算,從入駐到搬離,ofo在互聯網金融中心度過的時光不過數月。

ofo的官方微博賬號最后一次更新還是一年前。去年8月2日,ofo針對“ofo小黃車5元/輛回收”的傳聞作出公開回應后,便再無發聲,這條微博下近1.6萬條評論中,幾乎都是消費者要求退押金的呼聲。微博資料顯示,該賬號最后一次企業資質年審時間還是2018年12月。撤退,似乎早有預兆。

消費者也無法通過微信賬號、官網、App聯系上ofo。“ofo小黃車”微信賬號發布的內容已和共享單車無關,App客服電話無人接聽,官網則并未公布任何聯系方式。

企查查數據顯示,ofo運營主體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峽大通)的注冊地址為北京市豐臺區西三環南路14號院1號樓620室,不過,這里顯然也不是ofo的最終歸處。今年6月,東峽大通被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

根據此條信息,中國商報記者也到訪了ofo注冊地創融云巢。但相關負責人表示,和ofo失去聯系許久,此前已向工商部門申請將ofo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一同消失的用戶押金

伴隨著ofo一同“失聯”的,還有數千萬用戶尚未退回的押金。公開資料顯示,如今排隊等待退押金的用戶仍超過1500萬人,以每人99元押金計算,涉及金額就超過15億元。截至今年7月25日,東峽大通已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40次,被下發限制高消費令247次,終本案件227起,涉及未履行金額超過5.09億元。

ofo的最后一次融資還要追溯到兩年多前。2018年3月,ofo完成E2-1輪融資8.66億美元,由阿里巴巴領投,灝峰集團、天合資本、螞蟻金服與君理資本共同跟投,同年ofo被爆出資金鏈緊張、大規模裁員、高管層變動等消息,下半年押金問題的集中爆發更是徹底讓ofo徹底失去在市場中翻盤的機會。

深陷押金危機的ofo今年的日子更加不好過。中國商報記者發現,ofo發布新版本更新后,整個平臺充斥著“大額返現”“獎勵現金”等字樣,用戶若想退回押金或余額,需要多次購物后累計返現金額。平臺內整合了包括淘寶、京東等電商平臺的優惠券及商品,用戶可在各大電商平臺內點擊復制商品標題或鏈接,在ofo平臺上進行搜索,領取優惠券,再跳轉至電商平臺購買,隨后ofo平臺會按照購物金額比例返現,用戶確認收貨后可于次月25日領取和提現。按照平均返現比例計算,用戶需要購物數百元甚至上千元后才可獲得押金。

而若想退出余額,用戶首先需要點擊“一鍵授權并兌換”,將余額轉移至ofo返錢,而一旦用戶確認轉移,則視為放棄對余額的索取,ofo不再具有歸還義務,且余額一旦轉換,即不可撤銷。中國商報記者發現,目前ofo平臺內已沒有明顯的退押金入口。

江蘇省律師協會電子商務與信息網絡法律委員會委員趙達軍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ofo未經用戶同意,私自將購物返利當作押金返現的做法已涉嫌侵犯消費者權益,用戶可向消費者維權機構投訴或向法院申請起訴。

公司創始人“各謀生計”

“升級了,努力做個好奶爸!”在最新的一條朋友圈中,ofo創始人戴威分享了一張自己面帶微笑看著懷中的嬰兒的照片。如今的他已淡出公眾視野許久,似乎只有“戴威被限制消費”等新聞見諸報端時,才會再次提到他的名字。據媒體統計,截至目前,戴威已經35次被不同地方的法院限制消費。

2018年押金問題爆發后,戴威曾發表內部信稱:“最困難的時候,我們仍需堅守信念,哪怕是跪著也要活下去,只要活著,我們就有希望。”的確,在2018年下半年的押金風波后,ofo嘗試了諸多“緩兵之計”,例如上線了信息流服務“看看”和短視頻廣告業務“視聽風暴”,甚至在新加坡推出“騎行挖礦”,用戶騎車即可挖到ofo的合作幣GSE。但目前來看,這一切努力仍是徒勞,ofo的故事已經走到終章。

翻身的機會并不是沒有,摩拜單車投到美團麾下讓眾多在寒冬中的共享單車企業看到了一絲希望。而與ofo傳收購“緋聞”最多的莫過于滴滴出行和阿里巴巴,但這些傳言都被一一否定。否決與摩拜合并、清走滴滴出行派駐到ofo的高管、拒絕向巨頭“賣身”……這些圍繞在戴威身上的傳言如今已無從考證,但ofo的結局卻證明著,機會曾從戴威手中悄然溜走。

除了戴威,ofo另一位創始人也已經撕掉了和ofo有關的標簽。今年5月有報道稱,原ofo聯合創始人于信近期已經開始獨立創業,其開啟的新項目是關于低度酒的消費品類,此前已經拿到數百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由真格基金領投。

曾喊出“跪著活下去”的戴威如今變身奶爸,已不見當年的銳氣;曾和摩拜單車“掰手腕”爭老大的ofo也“人間蒸發”,只留下一地雞毛。當繁華盡散,熱鬧退去,共享單車市場或再無小黃車身影。

<
>
?
QQ在線咨詢
售前咨詢熱線
85917613
售后服務熱線
2537691
返回頂部
俄罗斯性开放老太bbwbbw,97人摸人人澡人人人超碰,曰本女人牲交视频免费,97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